三色地锦_Sparrow

“我们所爱的一切,我们所爱的人,就是我们的苦难。”

#摘抄


     在一个什么命中注定的不幸的时刻,在一些只会偶尔漏嘴吐露出来的内心隐秘的痛苦控制下,她失去了理智。那天格奥尔基哥哥从上班的地方回来时已很晚,我回来得更晚——她也知道我们要很晚才回家,管理委员会又在召开地方自治局年度会议做准备了——所以就她一个人留在了家里。一年几天不出去,就像每个月总有几天以及这种时候往往发生的那样,她完全不像通常的表现,而是情绪有些异常。想必当时的她是半躺在我们卧室的沙发床上,按照自己的老习惯曲起双腿,缩着身子,抽了很多烟——她从某个时候起开始抽烟,总也不听我的请求:把这个对她如此不合适的玩意儿丢掉!...

2022-06-04

#摘抄


... ...

     回来后我很快就忍耐不住了。有一天,我突然不假思索地抽身进了城——可是一无所获,当天就回来了:医生简直不放我进他家的门。在曾经熟悉而现在变得可怕的大门口,我绝望而莽撞地跳下出租雪橇,惊恐地看了一眼半拉上窗帘的餐厅。当时有多少天我曾经和她一起坐在那里的长沙发上——秋天我们相爱上的那些日子!——我拉了拉门铃......门开了,我和她弟弟面对面碰在了一起。他脸色苍白了,一个字一个字清楚地告诉我说:

   “父亲不愿意见您。她吗,正如您知道的,不在。”......


2022-05-31

#摘抄


  ......

     韦尔加的心房像一条被逮住的鱼那样忐忑乱跳。

    “恰尔娜,可怜可怜我吧,”她回答说。“要我舍弃性命,我感到痛苦。但是非要舍弃不可,那你就告诉我: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要在海上度过两个白天和两个晚上,忍受着忧伤和惊恐的煎熬,”恰尔娜说。“等你将踏上伊尔瓦利特在受苦受难的那个岛上时,你会立时化作海鸥,而他,你为之献出生命的人,却认不出你了。”...


2022-04-21

#摘抄


……然而,在我儿时曾窥视过我的卧室,此后又目睹我成为青年,而现在又和我一起伤悼我一事无成的青春的那轮月亮,难道就是眼前这轮吗?是这轮月亮在明净的夜的王国中抚慰着我吗?……

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睡?”我听到她怯生生地问我。

       在两人固执地不理不睬了很久之后,她首先开口,使我的心既痛苦又甜蜜。我低声回答说:“不知道……可你为什么不睡?”

       我...

2022-01-27

#摘抄


       “幽灵鸟,你爱我吗?”有一次,在去接受勘探训练之前,他在黑暗中低声说道——尽管当时他才更像个幽灵,“幽灵鸟,你需要我吗?”我爱他,但不需要他,我觉得这很正常。幽灵鸟在此处是一只鹰,换一处却成为乌鸦,一切取决于环境。今天在晨光中飞向蓝天的麻雀,第二天或许会在飞行途中变作鱼鹰。事物的规律本来即是如此。我希望与潮汐起落、季节轮替,以及周围的一切节奏保持一致,从来不曾有什么更强的理由可以凌驾于我的此种心愿之上。...


2022-01-09

#摘抄

尼克又在车道上擦拭那辆“旋风”车,已经擦到车身后面的镀铬金属装饰板。我把戴手套的手放到门闩上,打开它,推门进去,门在我身后咔哒关上。小径两旁狭长花坛里郁金香开得更加红艳,不再像小酒杯似的含苞欲放,而是如大酒杯一般灿烂盛开,争奇斗艳。可这有何意义?毕竟它们肚里空空。时间一到,花心迸出,接着便慢慢开裂凋零,花瓣如碎片般四处撒落。

——《使女的故事》

2018-04-03

#摘抄
#自勉

        学习成绩自入学以来不曾上升,今后也没有上升的希望。以为读研为借口不断将找工作的事往后推。人不机灵又没才能,没有存款没有臂力,连毅力也没有。没有领袖魅力,长得也不像是可爱到让人想蹭脸的小猪。像这样“各种没有”的话,是没法在这个世上生存下去的啊。
        当我四处寻找,我有没有把珍贵的才能埋在哪里的时候。我隐约想起读大一时将才能储存罐藏进了抽屉这件事。...


2018-03-01
1 / 2

© 三色地锦_Sparrow | Powered by LOFTER